2020年的电影产业,从FIRST“开始”

账号设置我的收藏退出登录登录搜索未来汽车日报零售老板内参未来地产KrASIATech星球超人测评媒体品牌企服严选EClub企业项目库36Kr研究院36Kr创新咨询氪榜企业服务城市之窗政企对接政府服务VClubVClub投资机构库投资人服务寻求报道寻求融资36氪Pro创业者服务开氪知识服务首页快讯资讯推荐中概股科技金融城市最新创投汽车企服生活直播视频专题活动搜索寻求报道我要投稿寻求融资2020年的电影产业,从FIRST“开始”毒眸 · 2020-06-24电影,在这里生根发芽,不会熄灭。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 武怡楠,编辑 吴燕雨。36氪经授权发布。

“是不是今天不出(创投提案评审)结果了?”

夜晚0点01分,青年导演邵艺辉率先忍不住了,在2020年FIRST青年电影展(下称FIRST)的主创群里问起了白天创投提案的评审结果。与此同时,编剧侯一松选择和朋友边涮肉边等结果,他还是有些自信的,提前买好了酒,只是评审结果迟迟不来,这酒也没敢打开。

今年是首次当天公布结果,从前一天下午六点多开始的评审会议到了深夜还在进行。此时,FIRST组委会的会议室里,讨论已经进行了5个小时,但会议并没有终止的迹象。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好项目,评审们激烈的讨论、一轮一轮反复投票,连桌子上的烟都被抽完了。

焦灼的等待中,有朋友来劝酒,侯一松没忍住喝大了。一点多,消息来了,是好消息,他开心到骑到了涮锅店门口的石狮子身上。这根崩了一整天的弦,终于松了。

从早上开始,通过了今年FIRST创投剧本评审的31个项目,开始了一整天的陈述。在此之前,这些项目已经经历了673到89的初审、89到31的剧本评审,“披荆斩棘”走到了这里。

对于这些青年电影人来说,这是拿到终审门票,去西宁与终审评委蔡尚君、段奕宏、马伊琍、王传君、许月珍对话、直接面对200多家产业公司、推广项目前的最后一关,他们想要被看到。

在产业“黑天鹅”遍地的当下,他们太需要机会了——在电影院关门150天,电影节纷纷延期,产业停摆了近半年后的当下,今年的FIRST,是他们的第一个机会。

不只他们,就连评审们也很久没有如此高密度的工作、浸泡在电影中了。“这应该是我今年从柏林电影节回国后,最开心的一个工作日了。”评审齐溪告诉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疫情以来,她太久没有和同行有如此激烈的碰撞了。在近十个小时的提案结束后,评审们只用了半小时匆匆吃了饭,就立刻开始了近五个小时的讨论。。

当然,更开心的或许是入围的青年电影人们。

在FIRST组委会旁仅不到40平米的空地上,组委会搭起了一个矮矮的小棚子和一个有些“朴素”的舞台,为期一周的FIRST电影市场公开周就在这里进行。

临时搭起来的小棚子

从彩排到正式提案陈述、再到工坊学习,几乎每一个到此的人都汲取到了不同程度的养分,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一直都处于肾上腺素飙升的状态里——

“哎呦……怎么就结束了嘛,我一点都不想走,想到马上就没了,我都有些空虚了……”电影市场公开周的最后一天,成功入选终审的《火星司机》的编剧单丹丹坐在组委会露台的白色沙发上、有些伤感又委屈地和毒眸说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来到FIRST的青年影人都或多或少的、对FIRST有着很强的依赖和认可,FIRST愈发成为青年电影人近乎于乌托邦式的精神土壤。

在外人看来,这种文化氛围,可能很难理解,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跌跌撞撞、却已经走过14年的电影展,的确给了青年电影人们很多。这种给予并非只有直接的资金支持,还有搭建的资源平台、注入的精神力量。

而这样的慰藉,在今年,对于被迷茫和“绝望”包裹的电影产业而言,显得格外珍贵。

FIRST到底做了什么?疫情之下的FIRST又发生了怎样的故事?毒眸作为为数不多的观察者,在烈日当空的暑月里,见证了这一切。

提案当天,《顺流而下》的导演王曦德正在边散步边准备自己的陈述,当他散步到在离组委会不远的山下学堂咖啡馆时,偶遇了负责剧本评审环节的导演鹏飞。

“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并不认识我,我介绍自己是《顺流而下》的编剧、导演,他热情的告诉我喜欢这个故事,我很自然的拥抱了鹏飞导演,表达谢意。”

来FIRST之前,王曦德一度有些“窒息”。从策划转型做导演,为了让自己快速跨过电影的门槛,他一年写了7个剧本,把自己逼得过紧,压力很大。直到接到FIRST抛来的橄榄枝,收获肯定的评语那一刻,他才慢慢放松下来。

与鹏飞导演那个惺惺相惜的拥抱,让他重新感觉到了“呼吸”,这是他在电影市场公开周里,最深刻的体感。

呼吸感,也是很多青年影人今年在FIRST感受到的一种畅意。而来这里之前的半年,他们普遍比较迷茫。

对职业编剧单丹丹和李阔来说,委托创作工作的减少,是疫情对他们最直观的冲击。为了生存下去,过去几个月他们一直在“找活儿”,他们参加了豆瓣阅读的长篇拉力赛,明知道没什么人看,却每天都保持着5000字的更文频率。最难的时候,他们不计较“活儿”赚不赚钱、喜不喜欢,只要有事可做,能活下去就行。

“就像最后的一束光,过去在反复的比稿、改稿中消磨掉的自信,忽然在这里被认可了,很奇妙。”李阔、单丹丹告诉毒眸。在收到提案评审环节入围的消息后,他们立刻停止了读者寥寥的豆瓣阅读连载,全力准备FIRST创投。

FIRST组委会内景

类似被认可的奇妙感,还发生在新人编剧姚睿身上。在英国读犯罪心理学的她,回国后曾在网文平台更新过200万字的小说、每天被读者催更近万字,在今年之前,还从未写过一个完整的电影剧本。

处女作在FIRST一路晋级,她感到开心又懵懂的同时,更多的是被激发出了创作更多故事的欲望,“打算回去闭关再写一个剧本出来。”

凭借着翻阅过1300份男童性侵案卷的经验,姚睿写下了《半面月亮》的剧本。她的故事看起来有些“危险”,但在尊重作者表达和电影艺术的FIRST,却被充分认可,成为进入终审的项目之一。

产业按下的暂停键,在今年的FIRST似乎没有被体现,尽管不知道今年的线下电影展是否能如期举行,但“事儿该做还是要做”。

1月,FIRST发布了一篇名为《2020年的第一盆冷水》的创投会征案邀请,截至3月份报名结束,FIRST创投征集到了857个项目,其中有效报名的有673个。紧接着,是为期两个月的初审、一个月的剧本评审……

到了6月的提案评审,FIRST延续了去年的传统,在北京进行了电影市场公开周,为入围的电影计划代表们准备了陈述培训、写作工坊、表演工坊、制片工坊、制作工坊等活动,甚至还为在提案评审中落选的项目,提供了圆桌提案的复活机会。

FIRST的电影市场总监踢替还对毒眸介绍了今年的一个新变化,所有入围的31个项目都有在西宁与资方洽谈的机会,也就是说,即使是未进入终审环节的、在公开周被淘汰的电影计划,FIRST组委会也在电影节期间为他们安排与产业公司对话。于产业市场来说,他们可以看到更多项目;于项目方来说,年轻的创作者们多了曝光的机会。

圆桌提案现场

会创作,也要职业化

整个公开周的重头戏,是31进15的陈述提案环节,提案结束的当晚,主创们就会收到Yes Or No的消息。在过往数年的创投中,许多项目落选并非是项目问题,大多失利在主创的陈述上。这些经验还不丰富、习惯将自己“窝起来”创作的导演们,大部分都不太擅长“推销”自己。(《那些“有问题”的年轻导演们》)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去年开始,FIRST在正式提案之前,增设了陈述培训环节。尽管大部分电影节都不会设置这样的环节,但为了让每个电影计划代表在面对提案评审之前,都有上台彩排、提升的机会,FIRST还是做了。

这是市场公开周的第一关,由壹心娱乐创始合伙人、壹线影业CEO、《找到你》制片人陈洁担任导师,这也是她第二年担任这一身份。

“这个环节很重要,纯创作的出发点和资方的需求,是需要彼此理解的。导演的工作从主观开始,但TA需要把自己的主观变成别人的主观,这事才能成。我来也是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面对市场和资方。”在陈述彩排的间隙,陈洁和毒眸交流道。

今年,她从“导演职业基本认知”的角度,分享了什么是导演职业、导演职业的基本认知,以及与认知匹配的行为。并在分享后,针对每个项目的彩排,提出了一些修改建议。

陈述培训导师陈洁

彩排暴露的问题不少。

可以看出,彩排现场的创作者们,多多少少有些过于关注自我的表达,但忽略了如何和观众连接。

《如果某一家有丧亡事故》的张紫微在彩排时,着重表达了故事中的意境和主题,没有将剧本故事传递给未能阅读剧本的观者;动画项目《不怕死的猪》的导演陈西峰则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时间,在台上比较紧张,留给制片人的陈述时间非常局促。

而导师的点评,让他们意识到,职业化的表述是非常重要的。而想要拍片,写好剧本后的第一步,可能就是学会如何阐述、“推销”自己的项目。

“我希望他们能够真的回去自己花时间去练习,因为这种公开陈述是可以通过训练来达成的。导演、制片人要对自己的电影项目,从故事本体和主题本体充分的想清楚,听众才能清楚。”陈洁对毒眸说。

彩排当天听完点评,王曦德摆正了自己在台上的心态,连夜重写了PPT,重新梳理了讲解过程中“叙事脉络”、“叙事落点”的部分,尝试用导演心态去更清晰地讲述故事。

在正式提案前的休息日,王曦德和制片人四娘回到FIRST,反复排练、反复计时。评审当天,他尽可能的从视听的角度,让提案评审们进入剧本内的世界氛围,从语感、质感上完成了从文字到影像的潜在转化。

而《如果某一家有丧亡事故》在正式陈述时,导演张紫微准确表达出了故事本身和结构层次。通过展示当代哈萨克族家庭的养生丧死,让听者感受到了在即将消失的“还子”传统下,一个孩子的意外死亡,给这个家庭带来的变动、瓦解和重建。并且在呈现民族风貌和诗意诉求上,表达的清晰流畅。

一直埋头创作,第一次“出来”为自己的长片处女作“赚吆喝”的陈西峰,也在陈述时从容了很多。他娓娓道来,自己如何把在黄土高原的6次采风凝固成《不怕死的猪》独特的、充满生活质感的美术风格。让大家看到了他的这部动画电影的实力。

台上的人紧张,台下的人也不轻松。FIRST选取的五位提案评审的搭配颇有深意,有演员祖峰、齐溪,现任腾讯影业光年电影制作中心总经理的制片人林明杰,也有编剧钟伟(《我不是药神》)、导演李霄峰(《少女哪吒》)。

评审设置的维度多元化,使得他们能从不同的视角提供项目建议,帮助年轻人更好地表达项目。“钟伟从编剧的角度去衡量,我从制片的角度去衡量,齐溪和祖峰从演员的角度去衡量。这样下来的话,整体是一个比较综合的意见。”林明杰介绍道。

其实在正式提案之前,评审们已经用了数周的时间来准备——

收到31个剧本后,齐溪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让自己的精力更集中,她选择每天都切换不同的阅读场景,上午和晚上在家读剧本,下午泡在咖啡馆阅读。

祖峰则在家里读完了所有故事,作息规律、阅读速度并不快的他往往要从早读到晚。阅读期间,他记下了一些重点用作备忘、以便更好的和大家讨论。直到提案前一天晚上9点多,他才读完所有剧本。

到了提案现场,评审们更关心的,是通过导演和制片人的陈述,判断他们有没有能力去驾驭自己的项目。

“其实看了剧本,大家心里都有了自己的一个人选,但当你看到真实的人在面前,看到的是主创有没有给到你足够的信心,他到底是不是了解自己的作品。”林明杰告诉毒眸,“年轻导演通常会写作自身的一些伤痕,但是怎么透过剧本和现场阐述,直观的把同样的情绪传达给观众,是对他们的考验。”

至于评审标准,FIRST在这个阶段,并不希望给评审明确的指标。“文本、主创经验、陈述、制作审查难度等”,这是评审们的几大考量维度。而落选的项目,往往在剧作文本、台上表现力等方面出现了问题,

每位评审都有自己想力保的项目,当晚的评审会议成了项目的“卡位”战,深有同理心的五位评审希望给更多项目机会,不愿意轻易Pass掉任何一个项目。于是,大会议室里的评审会比既定的时间延长了近两个小时。祖峰向身边的李霄峰要了三支烟,这是他当天抽的第一支烟。他希望尽可能的给每个项目帮助、替他们说话,他需要保持清醒。

“手心手背都是肉,到最后真的是特别特别痛苦,我们到最后投了好多好多轮。”齐溪说道。

五个小时的激烈讨论后,15个项目被选出,加上公开周最后一天圆桌提案环节复活的6个项目,它们,成为了673个项目中的3%的幸运儿。

来了,就学习吧

陈述提案结束后,这些电影计划代表在FIRST的学习其实才刚刚开始。这也是FIRST影展CEO、联合创始人李子为常说的,来了,就要有所收获。

如果说创投和提案是必备环节,那么为期三天的工坊就是“费时费力”的“非必要”安排了。但工坊却也是大部分青年影人们收获最大的几天,“真的没想到三天的工坊信息密度这么大,把电影制作的一整个链条都涉及到了。”单丹丹对毒眸说道。

为期三天的写作工坊、表演工坊、制片 制作工坊,分别瞄准的是青年影人的几大能力靶点——剧作、选角表演、对制片和制作的熟知。

第一天,董润年、陈舒、钟伟作为成熟的职业编剧,一对一帮助项目修改剧本结构。一方面,这对于青年电影人来说,可能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另一方面,这也是导师们汲取养分的过程。

“在今年的环境下,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把困难度过去。我每年在这里都能看到一些很大胆、很有创造力的作品,可能不成熟,但那种创新性有的时候比成熟更重要。”即便是第三年来FIRST,董润年依然有在思维上“开Party的感觉”。

陈舒则在毒眸交流时略有激动地说:“我也从他们新鲜的创意中汲取了养分。在创作者与创作者的沟通中,当我意识到你真的懂我,那个快乐是很难形容的。”

陈舒用“隽永”来形容《顺流而下》的剧本,剧本里那种“朴素而真实的诗意”让做了太久职业编剧的她感受到了新的力量。

第二天,以周一围、张颂文作为导师的表演工坊大概是气氛最为活泼的一天。而表演,是经常被更注重影像视听的导演忽略掉的重要部分。

“如果你对表演是不理解的,这个演员放心把自己交给你不太可能的。今天的融资环境决定了剧本阶段就要敲定一些演员,凭什么打动演员?如果你不懂表演,你和演员的对话空间是非常有限的。”张颂文对毒眸说道。

表演工坊导师张颂文

的确,从去年的表演工坊开始,毒眸就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痛点。许多非科班出身的青年影人,不太懂得怎么和演员沟通,但表演却是观众感受电影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第二次做表演工坊导师的张颂文,今年本想来聊聊景别表演、在现场导演如何配合演员、表演的留白、演员风格的统一等拍摄中的实际问题。但来了之后和这些年轻导演们一聊,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在现场组织这些年轻导演和演员们进行了模拟试戏的实践。

而通过这些实践,张颂文也给出了一些很实在的建议:“没有遇到对的演员就别开机;尝试把很复杂的概念最简单的大白话和举例讲给演员听;建议试戏现场不要用肉眼看,而是应该用摄影机拍摄,用监控器看表演”。

周一围说:“遇到好演员可以藏一藏,和演员交流说到6成,给他们发挥的空间。”

张颂文认为,在片场,有些年轻导演太想拍自己想要的风格了,希望演员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动作、完成他们要的东西就好,但有经验的好演员最怕这种沦为“工具人”的拍摄方式。“我这么多年遇到很多年轻的导演,我个人觉得最大的一个问题,他们在酝酿、筹备电影的时候在大脑里把电影拍了无数遍,这个对于演员来说是不公平的。”他说。

听完表演工坊,《喜马拉雅雪人》的导演桑布最大的感触就是遇到好的演员,其实讲戏不用讲得太具体。《一苇杭之》的编剧侯一松则认为,演员作为一场戏的承载主体,如何把一场表演的程度扩展到最大化,是每一个导演的功课。

导演李阔和演员在沟通

到了第三天,在制作工坊环节,长居北京的电影调色师David Rivero被张阳问到,对于《村戏》这样讲着河北井陉话的作品,他是如何在没有英文剧本的情况下,去捕捉色彩感觉的。

David提到,他相信文化是相通的,为了更好的了解文化背景和故事细节,自己会看参考影片,还会先看上两遍成片,第一遍关掉声音,去感受故事的情感,第二遍打开声音,更好的理解这部作品。

专注声音的黄铮则分享到,《七月与安生》中2分多钟的吵架戏,从对白编辑到混录,他花了7、8天,只为了让两位演员的表演不受损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而导演系出身的剪辑师李点石(《妖猫传》、《七月与安生》)认为,拍摄完成也是影片另一轮创作的开始,剪辑台上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在她看来,电影最后的样貌是在剪辑台上完成的。好的剪辑师一定是以剧本为始发,以素材为依托,在后期与导演一起“编织”整个故事。这一定要求剪辑师拥有剧作的思维和素质。

尽管对于不同人而言,工坊的内容受益程度不同,但不少导演还是对毒眸感慨,这几天的学习让他们找到了在学校的感觉,创作者们似乎无形中有了一种精神纽带,似乎“找到了组织”。而FIRST的文化,或许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中逐渐诞生了。

“别平庸”

31个项目走到现场,并不容易。经历了层层选拔而入围的31项目在表达上呈现出了较大的丰富性,31个剧本中,犯罪、奇幻、喜剧、动画类型的作品频出,比例居过去三年内最高——

其中,有女性视角的期许如何在代际间传递的《破卵》、讲阿尔兹海默症的《笑忘书》、 “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没有,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的《鸽子小姐》,山西煤矿开往香港红VAN的《夜车开往九龙城》。

也有关注中年男人、上海老爷叔的《肾内野史》《爱情神话》、聚焦藏区语境的《卓嘎》《喜马拉雅雪人》《进山》、犯罪题材《通缉犯可能经过此地》《一苇杭之》。而第二次来FIRST的“黑马”康博,选择讲述发生在东北林场的奇幻现实主义故事《森国》……

负责从673项目中选出89个的初审评审、编剧张珂和陶日成对今年剧本呈现的个人化表达感触颇深,认为类型化和作者表达之辩在今年也悄然发生了些变化。

在去年的FIRST上,毒眸观察到,很多创作者还没有想清楚究竟是往类型化的方向去,还是坚持作者化的个人表达。而在今年的现场,已经很少听到类似的争论,一种普遍的趋势是,哪怕是类型片,也更多的是借一个外壳,主要还是内在的个人表达。

《小鲜机》的联合制片人对毒眸说,该片也只是套了一个轻科幻的壳子,本质还是想以喜剧的形式去讨论中国式的家庭问题。类型片《火星司机》的灵感则来自于西安人李阔去年回乡偶识的、从未离开过西安的一位的哥,这部作品也是李阔写给家乡的一封情书。

《14 届 FIRST 青年电影展创投会征案报告》中专门提到了这一点:“(FIRST)不再将商业类型和作者表达粗暴区分为二元对立的两种作品, 也不再把能在商业与作者间取得平衡作为重要判断标准,而是进行更细致的分类 和更准确的定位。”

张珂、陶日成对毒眸说,被淘汰的一定是流水线、程式化,或者技术很简单的作品。

这些剧本可能存在着技术不成熟、表达浅层次、低技术的模仿等问题。如在对经典作品如《两杆大烟枪》的模仿上,形式大于内容;或者没有很好的驾驭三段式叙事,过分强调同一性元素导致匠气十足。

令张珂印象深刻的,是一些年轻导演习惯用精英视角去关注陌生的底层,用熟悉的身体位置去阐述不熟悉的生活,因此陷入了一种“想说又说不出来”的尴尬。

《枝繁叶茂》(原名《孽子》)的导演张阳对毒眸透露,其实在来FIRST之前,陈舒老师已经在其他创投上给他指导过剧本,所以这次写剧本,他特别注意了田野调查,做了充足的准备才动笔,因此没有陷入刻意想象的尴尬。

而到了剧本评审环节,除了必须有完整剧本才能进前31的改变,“我”的存在、私人化叙事的趋势更加明显。

“(剧本题材上)第一个大类是逃离,第二个大类是回归。”这是陈舒在剧本评审中最大的感触之一。逃离是逃离原生家庭、故乡;回归是逃离北上广,回到小镇,回到故乡。

“在FIRST评选当中,最大的硬伤是平庸,寻找新导演本来就是寻找他的个性。”陈舒说道,“在撞题的情况下,其实拼的就是创作者独特的观察和表达,如果你写的故事没有让我感受到特别新颖的,特别吸引人的东西,可能你就会被淘汰。”

在剧本评审中加入剪辑师视角,也是此次的一大改变。

李点石作为剧本评审之一,对毒眸坦言“(FIRST)邀请剪辑师加入眼光独特、懂得创作”。“新的创作者倾向于依赖线性文本完成故事,往往会忽略如何切入和布局叙事。而就像如何为一场戏选择第一个镜头一样,剪辑师的常态就是在琢磨如何切入和叙事。”

她身为剪辑师,读剧本时带着更强的画面、结构和速度意识,为剧本提供了一个新的审视角度。“如果早些给你的剪辑师看剧本,也许TA会告诉你:这一段戏可以不用拍得那么详细,而另一段戏希望有多些角度和镜头,甚至某段戏可以放在另一段之前或之后……这对创作者无疑是很有益处的参考意见。”

剧本评审会议现场

这样严格的标准和激烈的竞争,再加上提案阶段严格的评审规则,让许多导演们“碰壁”。张阳是第四次报名FIRST相关活动了,这次入选,“顶得上一届奥林匹克”。

而《鲁巴托风景》的王展虽然没有入选终审,但在和毒眸的交流中,他坦言已经很开心了,“有很多朋友欣赏我的项目,这对我就是很大的认可了。”

不再单打独斗

“钱很难筹到哦!” 这是公开周里,李子为对大家说的第一句话。而陈洁在公开周第一天,也反复强调在新人阶段,拍片的机会比薪酬更重要,“收入够生活就好”。

对于FIRST和TA的电影人来说,自己一直都是Hard模式,从来没有Easy过。影视寒冬来了,但青年电影人其实一直在寒冬里,而现下,更像是整个产业“陪”他们一起寒冬了。

这一天总会来的,在众多产业顽疾之下,国内电影产业早就到了需要升级的时候,而疫情的影响,更多是让我们不得不直面问题、不再逃避。

产业升级的同时,行业的危机意识也在加强,对于青年影人来说,他们同样在做出改变。这其中,在今年FIRST中表现最突出的,便是年轻电影人不再单打独斗——

今年投递的电影项目中,携团队而来的比例不断攀升:导演、制片人非同一人的情况在报名总量中占比55%,在通过初审的项目中占比61%;拥有制片公司的项目在报名总量中占比 42%,在通过初审的项目中占比 52%。

他们逐渐意识到让自己的想法从纸面上变成商品,是多么重要。

哪怕是文艺气息浓郁的《顺流而下》也不例外,未和王曦德接触之前,很容易把他套入作者电影的“作者”固有印象中,而实际上,他对参与电影创投有着很理性的认识。在聊天中,反复在制片人思维和创作者思维中切换。

“进创投、找到资方、拍出来,就是我们来FIRST最重要的三点。”

另外,在和导演们的接触中,毒眸感知到,一些项目的主创对预算、筹拍等环节已经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

《夜车开往九龙城》的导演在过去4年一直拍广告片、宣传片,面对长期没有为自己创作的处境,来FIRST之前,他找到自己的老板做制片人,对方为他解决了前期启动资金的问题。类似的,《如果某一家有丧亡事故》也已经筹措到200万的资金。

《伤寒杂病论》的导演张新阳则找到了制片人黄旭峰,此前,黄旭峰已经有了《春江水暖》等成功的作品,能给导演提供比较充分的支持;而《喜马拉雅雪人》《卓嘎》也获得了致力于拍摄藏族题材影片的万玛才旦老师的支持……

评审们也更加看重这些了。林明杰对毒眸说,在提案现场,他之所以会更多的提问文本以外的东西,来为了判断主创是否已经码齐盘子、可以进入到前期筹备阶段,还是说在找更前期的资源。

同时,导演们也在有意识的学习如何选择制片人、如何选择后期人员。他们逐渐懂得,自己需要对各项环节足够熟悉,有一帮足够契合的团队,才能打磨出优质的作品。

制片人陶昆(《寻龙诀》《画皮2》)在制片工坊上分享了不少自己做制片人的心得。他认为,在逆全球化的当下,文化产品越发保守,未来的创作空间有可能会越来越窄,这个时候,对于一位导演来说,找到合适的、能长期合作的制片人,是很重要的。这样在投资人面前,制片人和导演不容易内部分化。

在李点石看来,创作者在最开始,一定要找到有着相同创作理念、类似审美取向的制作团队。

“务虚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针对剧本、针对拍摄,决定合作之前应该充分地沟通彼此的想法。不管他是很有经验也好,还是一个年轻的剪辑师也好,他们对电影要有差不多相同的看法,对影片未来要达成的样貌有共同的期许,在这个共识之上,才是导演和剪辑师真正合作的开始。”

这样的不再单打独斗,也体现在了FIRST的电影新人身上。在活动的间隙,毒眸经常看到青年影人们三五成群,在组委会前的草坪、走廊上热烈的交谈着。侯一松说,这里的人很坦诚,眼神很清澈。彼此聊一场戏聊对路了,就有可能建立很纵向的友谊。

一位导演在公开周结束后,发了一条这样的朋友圈:

这一周见到太多让我肃然起敬又无比喜爱的人,发现但凡能在自己的领域趟出一片海洋的人,都会散发出一股“侠气”,和气场无关,这侠气是以真性情和真态度为燃料,燃烧出的一种灵光。

陈洁的朋友圈中,则引用了这样的文字:

主理人说,年轻人就要张开血盆大口拼命吸收养分

我感觉我在这里

像一棵树在雨中

每一片叶子都渗出水来

2020年,电影生命力或许还未迸发,但它在隐秘的生根发芽,不会熄灭。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36氪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毒眸特邀作者8收  藏+11评  论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微  博沉浸阅读返回顶部参与评论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登录后参与讨论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毒眸特邀作者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发表文章366篇最近内容2020年的电影产业,从FIRST“开始”2020-06-24《浪姐》背后的女人2020-06-22比姐姐风头更盛的,是7天涨了快200亿的芒果超媒2020-06-19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下一篇跑动消失的这三年团队在做什么?

跑动团队说:我们做了一个智能枕头,品牌叫适高,要让天下没有因为颈椎病而放弃的梦想。

2020-06-24

关于36氪城市加盟寻求报道我要投稿投资者关系商务合作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合作伙伴鲸准氪空间36氪APP下载iOS Android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254120 举报邮箱:jubao@36kr.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2011~2018 北京多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ICP证15014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6099号意见反馈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36氪鲸准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

上一篇:618 落幕,下沉市场布局正当时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