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泪流满面的郑大世,世界杯“一哭成名

世界杯是几乎所有球员都渴望登上的象征荣誉的最高竞技场,而且能披上国家队球衣为国出战更是无上光荣。

所以许多首次登上世界杯赛场的、国家认同感和荣誉感很强的球星在赛前的国歌仪式上个人情感会达到峰值甚至破表,眼泪随即夺眶而出,比如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在家门口初次代表桑巴军团征战世界杯的内马尔就在对阵墨西哥的比赛前的国歌仪式中泪洒赛场,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事实上,在内马尔激动落泪的在四年前,这一幕球迷们就已并不陌生。

首次代表朝鲜队出战世界杯的前锋郑大世不仅在对阵巴西的比赛前的国歌仪式上泪流满面,而且哭的时候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似乎有些情绪失控。

这在外人看来有些难以理解,甚至还不乏有对他冷嘲热讽的球迷,但如果你了解了这位朝鲜前锋背后的故事,就会明白他的每一滴眼泪都情有可原。

【复杂身世,日朝韩“三国演义”】

郑大世的身世非常特别,他出生在日本的名古屋,并从小在日本长大。

但他的祖辈是早年赴日本的朝鲜劳工,他们一家也都是旅日的朝鲜族人,他的父亲来自南朝鲜,而他的母亲则来自北朝鲜,所以他从一出生就拥有三个国家的身份,也就是只要他愿意,他具备为三支国家队出战的资格。

由于日本至今未与朝鲜建立外交关系,并处于相对敌对的状态,加上由于历史和政治原因,日本至今也依然只承认大韩民国也即韩国才是朝鲜半岛的唯一合法政权,所以在日本出生的郑大世就被注册为了韩国国籍。

日本与整个朝鲜半岛的民族宿怨,即便郑大世注册的是韩国国籍,也无法避免在日本遭到当地人的排挤和难以融入日本社会。

所以郑大世从小便是在以来自北朝鲜的旅日侨民为主体的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以下简称朝总联)所筹办的学校成长的。

(图)出生在日本的郑大世出道于J联赛的川崎前锋

这个由旅日朝鲜族侨民所组建的民间组织最初政治性倾向并不强,他的目的只是帮助他们的族人延续民族文化血脉,并且在异国他乡相互扶持。

但随着二战后的冷战以及朝鲜半岛南北的对立加剧,这个组织内部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泛政治化的倾向,就会向它旗下的各类机构带入一些政治的立场。

在这样的环境下,在朝总联举办的学校中成长的郑大世就很自然地在情感上倾向于北朝鲜,并在内心中认为自己是一个北朝鲜人。

这确实有一部分是意识形态教育,但显然对于郑大世而言,并不只是如此,与日本隔海相望的北朝鲜终究是个陌生的国度,他对这个国家的好感和认同很大程度上来自朝总联的同胞给予他的帮助。

(图)朝总联在日本开设的学校教室中赫然挂着两代北朝鲜领导人的画像

所以在郑大世长大之后,为了能够为朝鲜国家队踢球,他甚至申请曾向韩国政府申请加入朝鲜籍,但遭到了拒绝。

而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韩国并不承认北朝鲜的政权,并坚持认为北朝鲜是他们的领土,统一是他们的最高目标,韩国至今仍然设有统一部,而同样的情况在朝鲜也是如出一辙。

而朝鲜政府获知这个消息后,就帮助他办理了朝鲜的护照。尽管韩国是有限度地承认双重国籍,而郑大世这样的情况也原本是不允许的,但由于他持有的第二本护照是一个大韩民国不承认的国家。

所以韩国政府对此也无可奈何,没有理由因此取消他的韩国国籍,所以郑大世就成为了少见的拥有朝鲜半岛双重国籍的球员。

由于朝鲜是联合国的合法成员,朝鲜队也是FIFA承认的国家队,所以在获得朝鲜护照之后,郑大世就得偿所愿地顺利入选了朝鲜国家队,开始他在当时根本意想不到的通往世界杯之路。

【人民鲁尼,破门利器】

郑大世首次代表朝鲜队出战是在2007年的东亚足球锦标赛预选赛上,郑大世在对阵蒙古的比赛中完成了自己在国家队的首粒进球,并在那场比赛中上演了大四喜,帮助球队7-0战胜了对手。

不只是如此他还在下一场对阵中国澳门的比赛中又一次上演了大四喜,三场预选赛独进8球,郑大世独领风骚,帮助朝鲜队进入了正赛。

正赛在中日朝韩的东亚四国中展开,也就是中国球迷所熟悉的东亚四强赛,郑大世首场面对自己的出生地日本,在国歌仪式上他第一次泪流满面,只是因为当时他的名气尚浅,并且这项赛事在世界上的关注度也十分有限,媒体才没有大肆报道。

面对自己从小长大的国家,郑大世毫不留情,第5分钟就为朝鲜队首开纪录,帮助球队1-1战平了对手。并且在第二场对阵自己“另一个祖国”韩国的比赛中再度进球战平了对手。

(图)郑大世在东亚四强赛中代表朝鲜队攻破日本队大门

虽然那届杯赛朝鲜最终依旧战绩垫底,但为朝鲜打进两粒进球的郑大世也得到了朝鲜人民的喜爱,由于他的球风硬朗,身体结实,外形也酷似“小胖”鲁尼,被朝鲜媒体亲切地称为是“人民鲁尼”。

之后,他也为朝鲜队出战了世界杯预选赛,并帮助朝鲜队成功出线,时隔44年重返世界杯的舞台。

对于这个在国际社会上处境艰难的国家而言,打进世界杯是对他们全国上下莫大的鼓舞,而郑大世也成为了这项历史的缔造者之一。等待他的,将会是可遇不可求的世界杯参赛机会。

【世界杯之旅:“一哭成名”,结局惨淡】

时隔44年重回世界杯舞台让朝鲜国内上下举国欢腾,高兴到甚至有些失去了理智,过高估计了他们的实力,认为这一届杯他们将会夺冠,为此朝鲜队甚至将订在南非的酒店直接预订到了世界杯决赛后。

虽然这个行为有些浮夸,但小组赛第一场确实给了他们信心,首战面对的就是“五星巴西”。当国歌响起时,郑大世止不住地流泪,情绪也似乎逐渐失控,越哭越动情,这在外人看来甚至颇有些喜剧效果。

因为当时网上流传朝鲜政府给朝鲜队下了军令状,如果踢不好就全部都去挖矿,以至于有恶搞的网友用美国电影《拯救大兵瑞恩》的海报,以流泪的郑大世为主角PS成了《拯救矿工郑大世》成为了当年的一个热议的话题。

当时媒体并没有报导,郑大世拥有有韩国国籍和日本居留权,他从来不生活在朝鲜本土,所以即便真要去挖矿,怎么也轮不到他。

(图)2010年世界杯期间网友恶搞的《拯救矿工郑大世》的海报

但如果我们站在郑大世的角度上来看,那种激动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他成长在日本,又是韩国国籍,但却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是朝鲜人,这在周遭看来是个完全的异类。

加上他从小是作为不被待见的少数族裔生活在日本,从小到大必然饱受冷眼与嘲笑,那种渴望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心会比大多数人都更强。

当他终于得偿所望,帮助朝鲜队站上世界杯的舞台时,就像给了所有曾经嘲笑过他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回击了所有质疑。

并且,朝鲜人的身份认同一直是他的信念,在为朝鲜队出场之前,这个彼岸的国家只是一个模糊的符号,而当他真正披上了朝鲜国家队球衣站上最高竞技场时,那种梦想照进现实的真实感并不是外人容易能体会到的。

(图)代表朝鲜队征战世界杯带来的激动只有郑大世自己最清楚

郑大世泪水的背后是他的复杂的成长背景,或者说更内在的是一个民族百年坎坷的历史。

朝鲜族人从被日本吞并而一度灭国,再到因为冷战时期美苏势力介入和意识形态对抗而让原本的同族人如同仇寇,分裂近七十年,一个在国际上举步维艰如同孤儿。

另一个表面浮华命门却掐在别人手里,双方都渴望统一却至今仍然看不到一丝一毫统一的希望,郑大世的哭泣其实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民族的悲歌,所谓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如是而已。

这种感受,中华民族也必然会感同身受,两个民族共享着一段屈辱的历史,也面对着类似情况的令人遗憾的现实,所以对于郑大世的哭泣,我们应当同情地理解,并不是跟风去嘲笑。

好了,再回到这届世界杯。

世界杯首战,朝鲜面对桑巴军团令人出乎意料地表现地可圈可点,场上的局势不仅没有如外界猜测地那样一边倒,反而有来有往,最终朝鲜仅以1-2惜败。

这场虽败犹荣的比赛更加让朝鲜国内士气大振,进一步错估了自己的实力。于是,第二场对阵C罗带领的葡萄牙,朝鲜人或许认为首场能够惜败巴西,对阵实力弱于巴西的葡萄牙应该能够取胜,于是对这场比赛进行了全国直播,结果……

(图)惨败给葡萄牙后,瘫坐在地上的郑大世

结果我们都知道,这场比赛是这一届杯赛比分差距最悬殊的比赛,葡萄牙队火力全开,朝鲜整条防线完全崩溃,葡萄牙队7-0狂胜朝鲜。

而朝鲜国内在0-4时就已经全国掐断了比赛信号,让整个国家颜面扫地,以一种惨烈的方式戳破了这个脆弱不堪的泡沫般的“夺冠美梦”。

最终,郑大世领衔的朝鲜队也以三战皆墨的成绩告别了南非。

虽然,当朝鲜和巴西、葡萄牙分在一组的时候,就已经几乎没人有看好他们能够出线,但想想2002年的国足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至少对于郑大世和朝鲜而言,能够让世界看见这支队伍和这个国家已经是一种胜利。

【梦醒时分,各自远扬】

随着2010年世界杯的结束,郑大世与朝鲜队的缘分也逐渐走到了尽头,自2012年以来郑大世就没有再入选过朝鲜队。

短暂在德国漂泊了三年后,他终于来到了他持有的第一本护照的国家韩国,加盟了K联赛的水原蓝翼,并在韩国结识了自己现在的妻子,一位美丽的韩国空姐,如今已有了一儿一女,家庭幸福。

(图)郑大世如今幸福的一家四口

尽管之后郑大世接受采访时,仍然表示愿意继续为朝鲜队效力,并依旧认为自己是一个朝鲜人,但实际上大家都心知肚明,郑大世与朝鲜队早已渐行渐远。

不只是因为他娶了一位韩国妻子,平时性格张扬、穿着前卫时髦的郑大世就显得与这支队伍格格不入,某种意义上他仍然更像是一个韩国人而非朝鲜人,再加上如今朝韩双方关系直转直下,半岛重新进入了对峙状态,更是让郑大世重回朝鲜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过,如今的双方也都并不需要对方,人生有梦,各自精彩,就让10年前的那份感动永远停留在那个夜晚朝鲜国歌响起的时候吧。

上一篇:西班牙人vs贝蒂斯:进攻效率低下,输球非一人之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